全时便利店的货架又空了?


北京OurHours全时便利店微信公众号截图

对于《停止营业告知函》中的内容,记者走访了北京多家全时便利店。在位于朝阳区十里河附近的全时便利店中,记者发现,前来购物的顾客比平时多很多,门店中不少货架上的商品已经被一扫而空。虽然店内并没有明确贴出将要闭店的通知,但店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该门店会在月底关闭,现在全店商品进行6折销售,活动会持续到本月20日。

北京四惠桥附近一家全时便利店货架上货物所剩无几。杜雪/IC photo

记者在走访中发现,也有不少门店并未出现清仓甩货现象。在位于朝阳区团结湖附近的全时便利店中,商品仍然按照原价销售。门店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该门店正常营业,不会闭店。据了解,涉及月底闭店的主要是全时便利店的直营店,而加盟店后续如何经营,目前还没有明确的说法。

5月12日,北京全时便利店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再次发布告知函——《关于全市储值卡、会员积分兑换告知函》,与之前被删除的告知函相比较,通知内容由“结束经营”变为“进行调整”“全场商品6-7折销售”变为“直营店全场商品6-7折销售”“不含香烟”变为“不含香烟、卡购产品”,其余内容变化不大。

公开资料显示,全时便利店于2011年在北京成立,彼时,全时将日本连锁便利店巨头7-ELEVEn视为其在北京市场的主要竞争对手。到2017年,全时在北京已经拥有350家门店,占据北京市场份额第一。同时,全时还将自己的版图延伸至华北、华东、华中、西南、华南等区域。对于这一“战绩”,全时便利店微信公众账号“OurHours全时便利店”如此表述:“2017年全时北京已全面打破外资便利店在北京的垄断局面,成为北京便利店最多的企业,执掌中国首都核心战略要地便利新零售行业新格局。”

北京海淀区的一家全时便利店。罗恒/IC photo

然而,曾经表示未来五年要实现“100个城市,100万个终端”的目标仅仅迈了一小步就遭遇了波折。

2017年底,《财经》的一篇报道指出,全时便利店亏损比较严重。此后,关于全时便利店出现财务问题的消息不绝于耳。2018年11月,原运营方北京复华卓越商业管理有限公司资金出现问题,全时便利店深陷“倒闭旋涡”,欠薪、裁员、拖欠账款、货架空置、门店断货等消息不断。直到2019年初才迎来了转机,北京、天津、成都的全时便利店由北京山海蓝图有限公司收购,华东及重庆总计不超过94家门店宣布全部被罗森便利店接手,长沙地区的门店由“珊珊”接手。

如今,距离北京山海蓝图有限公司接盘也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,天津、北京的全时便利店就相继陷入了“闭店风波”。在零售业内唏嘘之余,也警示着便利店行业的高门槛,不但需要资金以及前端门店的运营能力,还需要后端供应链整合的能力。

根据《北京商报》报道,有全时便利店员工表示,门店关闭是由于母公司资金链断裂。但根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相关负责人对此次关店的回应时,不是资金链断裂,而是因为疫情影响严重,将进行战略调整,便利店业务先收缩,停业之后会有其他合作。对此,记者多次致电全时便利店方面了解相关情况,但截至发稿前并未得到回复。

中国连锁经营协会曾发文指出,零售行业是一个需要长期投入,稳步发展的行业。便利店的发展需要稳扎稳打,关注经营的基本功和门店的盈利性,建立良性的资金循环。此前,包括131、邻家便利店等皆因为资金链断裂而导致闭店。

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,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一季度经济数据显示,1-3月份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78580亿元,同比名义下降19.0%。其中,按消费类型分,实现商品零售额72553亿元,同比下降15.8%;餐饮收入6026亿元,下降44.3%。此外,便利店行业包括房租、水电、人工在内的运营成本也正在快速上升。也让线下零售业的这个“冬天”比以往更“长”。

业内人士指出,提升运营效率、增强商品力、升级供应链、实现全面盈利是国内便利店品牌需要思考的问题。便利店企业亟待提升精细化管理能力,来对抗成本上升和外部压力。

不过也应该看到,相对于国外的“遍地开花”,便利店在国内仍然有着非常大的发展潜力。特别是近年来,各地、各部门相继出台了多项指导性和支持性政策,为行业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。近期,针对疫情对企业经营带来的不利影响,各地、各部门出台了一系列的免税和金融政策支持,帮助中小企业度过难关。目前,国内便利店发展已经从单纯的模仿向自主创新转变,更多的线下零售企业通过价值链数字化转型提升了自身的竞争力,为顾客提供了更优质的服务。相信未来便利店行业仍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。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akusei-navi.com